應梅做服務員的中原賓館
  去年5月3日深夜,阜陽一個高檔小區內,37歲的應梅(化名)將熟睡中的女兒用一根數據線勒死,然後通知丈夫——阜陽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國稅局原副局長楊東升。很快,應梅被警方帶走。而楊東升因涉嫌貪污受賄1200多萬元,被警方刑拘,並於今年國慶節前在阜陽受審。該案未當庭宣判。(詳見本報10月9日報道。)
  據悉,應梅因精神問題被免予刑事處罰,已經釋放。日前,記者走訪阜陽、界首等地,瞭解這起千萬貪腐案背後不為人知的往事。
  A

  A
  女子深夜對女兒下毒手
  2013年5月3日晚上11時許,阜陽市“中央豪景”小區發生一件轟動的大事。阜陽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國稅局原副局長楊東升妻子應梅,用一根數據線繞住13歲女兒的脖子,致其身亡。
  據瞭解,應梅作案後,電話通知了丈夫楊東升。楊東升趕回家,一直敲門,但屋裡沒有反應,用鑰匙也打不開門,房門從裡面反鎖了。楊東升選擇了報警。
  “孩子被害了,當時動靜非常大。”鄰居回憶說,小區里來了很多警車,還有120救護車。之後,民警和小區保安都往14棟趕。隨後,應梅被警方帶走。
  “她(指應梅)女兒長得很漂亮,有點像她。”日前,在“中央豪景”小區14棟樓下涼亭里,有居民向記者回憶,應梅女兒在小區附近一所學校讀書。有時女孩自己回家,更多的時候是母親騎著電動車接送。
  楊東升鄰居告訴記者,如今楊家已人去樓空,一年多沒有開過門。鄰居們說,自從楊東升一家住進小區,很少看到他們一家三口一起回家,偶爾才看到楊東升開車回來,有時還醉醺醺的。到了家門口,楊東升也不輕輕敲門,而是用力擊門。
  “記得她(指應梅)和鄰居講過要舉報丈夫貪污。沒多久就出事了。”小區鄰居告訴記者,事發後兩三天里,楊東升白天曾回到家裡,將撬壞的門修理了一下。再以後,楊東升就逐漸淡出鄰居們的視野,不再出現。
  進展

  因精神問題免予刑罰
  日前,記者從阜陽警方獲悉,應梅害女一案案發後,因其有精神問題被免予刑事處罰,已被釋放。記者多方聯繫,仍未找到應梅本人。
  10月11日,記者來到界首市中原路,看到“中原賓館”四個字仍掛在門樓上,但已佈滿灰塵,門樓下方已破爛,院內堆滿了廢品和垃圾,一些空地上被人種上蔬菜。據瞭解,賓館早已倒閉,一直荒廢著。作為當年界首最好的賓館之一,中原賓館在當地小有名氣。
  “她(指應梅)以前在中原賓館當服務員,後來遇到了大她13歲的楊東升。”一位曾在中原賓館上班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與應梅認識時,楊東升已經是稅務系統一個小領導,但還沒有結束他的第一段婚姻。他們兩家相距不過四五公里。
  界首市顧集鎮段樓村是楊東升老家。出事後,老家多名親戚被警方喊去問了話,然後又回來了。在村民指引下,記者找到了楊東升的三叔。他告訴記者,楊東升父親以前在供銷社上班,後來調到界首市上班。
  位於界首市中原路的中原賓館,曾是楊東升和應梅相識地。
  ■延伸閱讀

  當地否認曾接到舉報
  去年5月30日,有媒體報道稱,在殺死女兒、舉報丈夫之前,應梅曾多次“帶著三十多張存摺和大量現金”前往有關部門舉報。
  針對此事,阜陽市紀委去年6月作出回應,稱經查閱該市紀委、界首市紀委信訪登記簿,未發現應某來信來訪反映楊東升有關問題的記錄,也沒有發現其他人員來信來訪反映楊東升。經向當事人應某(副局長妻子)本人詢問,本人表明在2013年5月3日以前沒有到過紀委系統、國稅系統舉報楊東升的有關問題。
  今年國慶節前,楊東升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時,身份已變為被告,站在了被告席上。阜陽市人民檢察院指控,1995年至2013年,楊東升在界首市國稅局、阜陽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國稅局工作期間,利用職務便利,接受他人請托,為請托人設立的企業提供幫助,收受請托人給予的錢款摺合人民幣303.78萬元,索要他人錢款25萬元。
  在此期間,楊東升還與他人通謀,收受請托人給予的財物合計人民幣918萬元。
  楊東升還利用擔任界首市國家稅務局城區二分局局長的職務便利,伙同單位同事肖某,採取虛假報賬的方式,共同侵吞公款9萬餘元。
  檢方認為,楊東升非法收受、索取他人錢款共計人民幣1246.78萬元,貪污公款共計人民幣9萬餘元,依法應當以受賄罪、貪污罪追究其刑事責任。
  C
  走訪

  老街上只留下空房子
  C
  10月11日,記者在界首市顧集鎮老街上,找到了一個寫有“幸福之家”的門面房,大門緊鎖,門口路上堆了一些沙子,看不出有人居住的樣子。附近居民告訴記者,這裡就是應梅的老家。
  據街上居民介紹,應梅父親靠著從其他地方批發饅頭,然後拉到鄉下零賣,掙一些辛苦錢。出事後,大家再也沒有見到過應梅父母和弟弟。
  在界首市顧集鎮鎮上,應梅的表弟任先生告訴記者,應梅從小就出落得亭亭玉立,很俊俏,但為人沉默少語。“當年她家比較窮,還有個小她5歲的弟弟。親友們經常接濟他們。”任先生說,應梅中學畢業後,外出打了兩年工,後來去中原賓館做了服務員。
  老街居民說,大約1998年,楊東升離婚,與應梅成婚。按照淮河平原風俗,提親之後父母允諾,兩人才正式辦理結婚。由於應家家境一般,很多老街居民不記得當時是否辦了喜宴。2000年4月,兩人的女兒出生了。
  記者輾轉聯繫上了楊東升的前妻,她表示“傷害太深,不想再說什麼,不想再談楊東升的事”。
創作者介紹

戇豆

br06brayx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